_蜀南巴乃_

主混APH和盗笔,渣渣小透明

36AD【沙苏露/清共中】如果按时代划分,大家不都得分成好几份了嘛

骷茧:


  • 1.7


  • 昔日帝王



 


36AD


——1AD


冬日的午后,一家高档餐厅内,一位男子坐在桌边,面前放着一杯清茶。


 


男人留着长发,在肩膀处扎成一束,这使他拥有了成为异类的资本,却意外不会让人觉得惹眼。相反,若不是刻意关注,你很可能忽视这样一个人的存在,可一旦注意到,你便再无法移开目光。他没有多数上位者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,五官线条柔和,却没有一点阴柔之气。他平和地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,和他在一起,没有人会感到不适。


 


他应该是在等人,已经独自在那里坐了十分钟,却没有一点焦躁的样子,神色平静,云淡风轻。有几位女性服务生已经注意他很久了。


 


又过了两分钟,另一个人走进了这家餐馆,异邦人特有的深邃眼窝和高挺的鼻梁,线条分明的面孔富有立体感,让他立刻成为焦点,他似乎到哪里都会吸引众人的目光,气场强势到令人生畏,怎么也抬不起头来。


 


服务人员在看到他时愣了神,没能第一时间上前询问。那人已经走进了用餐大厅,径直走向其中一张餐桌,而那里原先坐着的男人也看到了他。


 


“让你久等了。”后来的男人在他对面坐下,脸上是恰到好处的客套微笑。


 


这一刻,他的强势似乎被对面那人温润的气场所中和,归于虚无。周边的空气也恢复了原本的重量,大厅里的人无一例外感到了一阵轻松。


 


能到这里用餐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,他们有人认出了后来的男人,纷纷露出了忌惮的神色,而当他们看到对面那位男子时立刻收回了目光,而离他们较近的几个人竟然选择了离开,即使他们还没有用完餐。


 


王清注意到了这一现象,喝了一口茶,没有说话。


 


“看来我又一次给你带来困扰了?真是抱歉。”斯捷潘微笑着,一点没有愧疚的意思。


 


王清没有理会他这句话,放下了茶杯:“你找我什么事?”


 


“如你所见,只不过是吃顿饭而已,这里的菜色还是很不错的。”斯捷潘挥手招来了服务生,拿过菜单,“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提前这么久呢?这不是显得我很不守时吗?”


 


“遇到身份不一般的人物,自然是要重视一些的。”王清说。


 


“哦?那我可以理解为……对你而言我是特别的吗?”斯捷潘刻意拉长了语调,饶有兴趣地等待对方的反应。


 


“自然可以。”王清从善如流地回答,却没有看他,而是将空掉的茶杯递给了服务生。


 


斯捷潘大概也不是第一次得到这样的结果了,他耸耸肩,将菜单放到对方面前:“你要看看吗?应该会有你喜欢的菜。”


 


“不用了,我是第一次来这里,你有经验的话就拜托你了。”王清又把菜单推回去了一点。


 


“虽然知道你平时就节俭,但‘人生在世须尽欢’不是吗?”斯捷潘随便选了几道,交还给服务生让他退下。


 


“你漏了‘得意’这个前提。”王清纠正道,“古语之所以能流传下来,必是有它的道理的。”


 


“好吧,文字游戏我是玩不过你。”斯捷潘笑了笑,“如果今天下午你没有别的安排的话,能陪我多留一会儿吗?”


 


“很抱歉,临时有安排。”王清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“既然你没什么事,我随时离开都可以吧?”


 


“我很清楚你的行程。”斯捷潘盯住了他,“你今天不会有别的活动。”


 


“也许你不应该随便调查别人,这对我而言是个困扰。”王清还是那样平静,他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和斯捷潘对上视线,“光凭这一点,我就有理由提出离席的要求。我很忙。”


 


“……好吧,那就这顿饭。”斯捷潘没再坚持,“你要是现在回去,这顿饭肯定又要跳过去了,我今天可没给你带糖。”


 


王清没再理会他,反而开始频繁地关注时间,这让斯捷潘有点怀疑自己得到的信息准确性。


 


“今天在我们那里可是相当于你们的除夕春节啊。”斯捷潘撑着脑袋看着他,用上了点赌气的语气,“我用如此宝贵的时间来请你吃顿饭,你就不能换个好点的态度吗?”


 


王清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放下手机,抬头第一次正视他对面这个男人。


 


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上个月刚刚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。”他毫不避讳地说道,就连音量也没有变化,“如果你真的这么重视这一天的话,为什么不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度过呢?”


 


“他自己养出了一窝白眼狼,还能怪谁?”斯捷潘又笑了起来,似乎很高兴自己得到了对方的注视,“我当时也是在帮你的忙啊,他可不会停止向你们一家的报复。”


 


“即使已经杀了一个人?”王清问。


 


斯捷潘的笑容突然消失了,他看向王清的目光有了一些变化,还出现了一丝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慌张。


 


菜在这时候上来了,两人之间僵硬的氛围暂时被打破,但接着是更加尴尬的沉默。他们都在安静地用餐,没有人说话。王清是因为习惯和家训,而斯捷潘则是单纯地词穷,这对他而言也算是一个新鲜的经历。


 


“哦?这不是布拉金斯基家那个臭小子吗?”突如其来的嗓音打破了餐厅一直以来的安静,而他的用词也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。


 


王清和斯捷潘同时抬头,一个银发的男人几步走到他们这桌,反客为主地坐在了斯捷潘旁边,一伸手勾住了斯捷潘的脖子:“好小子!本大爷来这里这么久了,你怎么连声招呼都不跟我打?你弟反正也不会跟你说,你自己还得不到消息?”


 


“哥哥!注意环境!别在这里大声喧哗!”另一个金发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过来,压低声音提醒道,注意到王清的视线时点了点头表示歉意。


 


“West你太在意这些条条框框了,我可是碰上了老友!还不允许我兴奋一下?”银发的男人一手拍着胸口,音量倒是听话地减小了不少。


 


“是啊,这可是有700万过节的老友。”斯捷潘把那人的手拉开,似笑非笑地看向他,“我正琢磨着什么时候去‘拜访’一下呢。”


 


“呃……都那么久远的事了,看在咱们交情的份上就别再提了呗……”银发男人看出了斯捷潘眼里的警告,干笑两声把手收回来了。


 


“抱歉打扰了,我是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。”金发男人冲王清道了歉,“这是我哥哥基尔伯特,我们现在……”


 


“在执行任务。”基尔伯特一提到这个就没什么干劲了,“本来说那家伙会在这里出现,过来一看果然连根毛没有啊!”


 


王清没有追究,让路德维希在自己这边坐下,抬头看向对面。


 


“只是认识而已。”斯捷潘抢在他前面开口,“如果不是倒霉碰到这家伙,我早十年就能自立门户了。”


 


“这么夸张?”基尔伯特像看怪物一样上下打量他,“只不过是一块石头!怎么可能有700万的价值?”


 


斯捷潘笑而不语,路德维希默默地捂住了胃。


 


“你刚才说的任务……你得到他的消息了?”斯捷潘转移了话题。


 


“嗯哼,然而还是假消息。”基尔伯特从旁边桌子上拿过来一双筷子夹菜塞进自己嘴里。


 


“那是什么人?”王清突然问。


 


由于这是王清第一次参与别人的谈话,斯捷潘一下没反应过来。


 


“两个杀人犯,我都找了他们六年了。”基尔伯特愤愤地说,“你说两个十岁的小子是怎么杀掉两个中年人的呢?”


 


王清微微皱了皱眉。


 


“话说兄弟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啊?”基尔伯特眼睛盯着王清的脸就下不来了,还伸头过去凑近了看,嘴里的肉酱差点没喷到对方脸上去。


 


王清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
 


“既然是执行任务的,结束了就请回吧。”斯捷潘把他拉了回来,冷冷地盯着他,“给市民带来不便可就违背人民警察的职责了。”


 


“行行行,不谈这事。”基尔伯特举双手投降,转眼又精神起来,“话说你知道不?卢西安诺·瓦尔加斯这几天说是被人坑了,贱卖了那么多货出去,意大利黑手党的脸都被他丢尽了,这会儿正后悔着呢!哈哈!”


 


王清给路德维希递胃药的手突然顿了一下。


 


“你认识卢西安诺?”斯捷潘眯起眼看向基尔伯特,不满的低气压近乎实体化。


 


“啊?算是吧……”基尔伯特下意识地回答,在接收到斯捷潘眼神的时候突然一个激灵,“我不怎么熟!但是West认识!他们关系不错。”


 


刚把胃药吞下去的路德维希又感觉头痛了。


 


斯捷潘忍不住骂了一声,转头发看向王清,后者倒是没什么反应,还在用餐。


 


“怎么了?你要找他?”基尔伯特莫名其妙地看着他,又往嘴里塞了一口菜。


 


斯捷潘还没回答,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。王清拿起来看了一眼,没有接通。


 


“我先回去了。”王清站了起来,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往外走。


 


“我送你。”斯捷潘也拿起了自己的东西,跟着出去了。


 


“……这怎么回事?”基尔伯特还不在状态,“我真觉得那位很眼熟啊,到底是谁来着?”


 


“他是王清,斯捷潘现在的合作者。”路德维希无奈地回答,“也是现在市面上势头很强的那家公司的老板。”


 


“王清?没听说过,不过那家公司倒是很厉害,老总一直神神秘秘的不露面,难怪没啥印象。”基尔伯特试着回忆了一下,“这人作为商业人手段倒是很厉害,但怎么是个这么娘的家伙?留长发就算了,还戴手镯?真是无法理解。”


 


服务生这时候走了过来,手里拿着账单。


 


“先生,这是您用餐的价格。”女服务员礼貌地说。


 


“啥?这餐不是我点的!”基尔伯特傻眼了。


 


“是的先生,但您的朋友刚说是由您来付款的。”服务生面带微笑地回答。


 


——


 


王清走出店门的时候感受到了脸上冰凉的温度,抬头看向天空,无数细小的冰片在风中旋转着下落,融入地面铺设的雪白地毯。


 


“下雪了。”斯捷潘跟出来,撑开自己的伞,将王清纳入其中。


 


王清没有拒绝,按照自己原本的步伐前进。


 


路面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积雪,两人同打一把伞在雪中漫步,留下两串不同的脚印。


 


“我不喜欢你们这儿的雪。太温柔了。”斯捷潘说,“就像你比起咖啡和酒更喜欢茶一样。”


 


“如果你认为只有给他人带来麻烦才能算是存在的话,你确实不适合这里。”王清注视着街道上的雪景,目光悠远。


 


“不好意思,在艰苦的环境下生活久了,就不可能甘愿平庸。”斯捷潘微笑,“俄罗斯的雪,很多时候更像是一场灾难。”


 


王清低头咳嗽了一声,喉咙被冷空气刺激得有些难受。他手背上的皮肤很白,手指骨节分明,淡青色的血管蜿蜒在皮肤之下,有种异样的性感。


 


“意大利那边的货我帮你弄到了。”王清对他说,“今天下午就能送到,我马上会去拿。”


 


斯捷潘的眼神猛地亮了,听到基尔伯特的话时还只是怀疑,现在却已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,他原本以为还要用上很久的时间。


 


“不得不说,这是我收到最棒的新年礼物,你总能给我带来惊喜。”斯捷潘的笑容带上了一点真实的感情,高兴得像个孩子,“下午我没什么事,让我跟你一起去吧?”


 


“既然你可以去的话就交给你吧,我还想回去休息。”王清揉了揉太阳穴,疲态表现得不是很明显。


 


“也是,这段时间辛苦你了。”斯捷潘有点失望,却还是了然地点点头,而后又坏心眼地笑起来,“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,真不考虑接受我的爱意吗?”


 


王清几乎听腻了他这样的玩笑话,微微皱眉,叹了一口气。


 


“做个假设,斯捷潘。”王清突然说。这是他第一次叫对方的名字,身边的俄罗斯男人诧异地看向他,有些不解却又有些雀跃。“如果我拥有看到未来的能力,你觉得我会看到什么?”


 


斯捷潘愣了一下。明明王清没有看他,他却感受到了一股没由来的压力。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紧张。


 


“这是什么考题吗?新颖的心理测试题目?”斯捷潘觉得好笑,却也不由自主顺着往下想了,“以我对你的了解,你会看到的肯定是自己两个弟弟吧?最小的那个肯定会学业有成工作顺利,但大的那个可就不好说了,违法乱纪也是有可能的啊。”


 


但是以他们两家现在的关系看来,王家的未来很有可能会有他们的参与。说不定他会看到两家老二勾肩搭背地私奔,这边最小的那个会追着另一个死缠烂打,最后赖在那边死活不肯回来。至于他们……


 


斯捷潘的思路断了,他回忆起了自己一开始的目的。他有预感,那将会是王清所提出这个问题的答案。而他自己,又绝不希望这会是答案。


 


他回过神来,王清正回头看着他,眼中的平静与冷漠像是一层浓雾,没有人能透过那些看到他内心真实的想法。


 


“答案是——什么也看不到。”王清这么说完,又移开了视线。


 


斯捷潘一下子笑了出来。


 


“我真是理解不了你的幽默感。”他摇头苦笑,觉得胡乱紧张的自己被对方结结实实地耍了一通,“既然题目都是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,答案就不能更有意思一点吗?”


 


王清没有回答他。他们走到了停车场,在王清那辆车旁边停下了。


 


“剩下的就交给我好了,你快回去吧。”斯捷潘在王清坐进车里时微笑着说,“好好休息。”


 


王清发动车辆,降下车窗看向他。


 


“最后还有一件事,我需要提前告诉你。”王清说,“我可以给你提供我力所能及的帮助,我也不在乎你需要这些是为了什么,但我不想参与你们的事,也请您不要打扰我们现在的生活。”


 


“力所能及的帮助?”斯捷潘言顾左右地反问道。


 


“资金、物质和技术。”王清回答。


 


“什么东西都可以?”斯捷潘接着问。


 


王清冷眼看着他,没有说话,意思却很明显。


 


“那我要这个。”斯捷潘似乎不明白王清的意思,像是个耍赖的孩子,伸手指了指王清左手腕上的配饰。


 


那是一只翠绿色的玉镯,纯正的色泽一看便知价值不菲,玉石中白色的纹路绘制出了一只栩栩如生的中华龙,穿行在青色的云雾之中,连龙身上的鳞片都能隐约看到,浑然天成。


 


“很抱歉,这样东西的价值对我而言,可比你要重要得多。”王清似乎不想多说有关玉镯的事,关上车窗便踩下了油门。


 


斯捷潘看着雪地上留下的车轮印子,微微笑了一下,转身也想离开,却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。


 


“你说什么?”他的声音变得和脚下的冰雪一样冷,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,这一天的好心情顿时坏了大半。


 


听对面的人战战兢兢地描述完,斯捷潘直接挂了电话,快速走向自己的车。


 


他的手机通讯录停留在刚刚送走的合作人名字上,犹豫了几秒钟,最后还是没有播出去。


 


“难得的休息日,尽量多歇会儿吧。”斯捷潘喃喃地说,启动了自己的车辆。




——1AD

评论

热度(170)